诡衔窃辔

【全职】[喻黄] 富士山下(20)(END)

米洛:

富士山下(1-7)  (8)  (9)  (10)  (11)  (12)  (13)  (14)

(15)  (16)  (17)  (18)  (19)

全文TXT:http://pan.baidu.com/s/1o8lFZgm

评论关了


20.


周一上班的时候,黄少天破天荒地迟到了。

项目组的成员都觉得这是个极大的新闻,给他打了三遍电话都没人接。要知道平时黄少天绰号拼命三郎,来得最早走得最晚不说,平时还喜欢自愿加班加点,一起和他在G市工作过的同事们都认为他一度得了不工作就会死的绝症,因为他可以连夜回公司加班,并且把工作带回去做。两天搞定一个计划书,对于黄少天来说,是家常便饭。

但是黄少天终于迟到了,莫名奇妙的,整个办公室洋溢着喜庆的气氛。

黄少天现在正悠闲地在卫生间刷牙,他对着镜子打量自己,不知道为什么,反正就是不想去上班,不想去工作,什么都不想,他只想坐在阳台的摇椅上躺着享受人生,谁来都不理。

是个很好的注意啊。黄少天觉得自己太机智了,他慢悠悠地刷了牙喝了牛奶,然后发短信请假,说他今天要休息一天。

整个办公室洋溢着世界末日要来临的恐怖气息。

喻文州给他打了电话,还打了好几个,黄少天靠在摇椅上,就是不接起来,他看着手机屏幕亮起又暗下去,心里不知道为什么非常舒爽。中午的时候他在书房里丢飞镖,李轩也打电话来,黄少天还是没接。

但是他坚持不关机,关机了就没有这种莫名奇妙暗爽的感觉了,其实他知道给他打电话的人多半都没什么急事,如果有的话,肯定会锲而不舍地打,或者干脆发消息过来。

他一天都无所事事,在书房翻翻书,丢飞镖,打扫卫生,叠被子叠成方块,最后还跑到厨房去下厨,用冰箱里为数不多的食材给自己做了顿还算丰盛的晚饭,最后他准备到小区楼下去围观大爷大妈跳广场舞。

手机再次响了,这次是李轩发来消息。

李轩:

拜托,你怎么不接电话,放飞自我啦?明天早上视频会议,估计要派你出差。

黄少天完全没看懂,派我出什么差,我现在不就在出差?

李轩:

好像是去德国考察个项目。

黄少天:

………………

第二天早上黄少天到公司的时候,所有人都用看怪物的表情看他,是的,他又迟到了,跑着冲进办公室参加视频会议,差点就撞在门框上。

“我一定得去是吧,后天?”黄少天戴着耳机,还戴了金丝边的眼镜,反复确认行程。

“是的是的,说了好几遍了,你一定是聋了。”李轩在视频里很欠揍的样子,黄少天挥了挥拳头,然后又优雅地放下。

“我一定是瞎了才认识你。”黄少天反驳。

同事来敲他的门:“黄少,有人找你。”

黄少天头也不抬:“好嘞,马上就来。”

“有人找你?美女啊?”李轩打趣道。领导已经撤了,同在视频会议上的还有几个平时聊天打闹的同时,李轩一开玩笑,很多人都跟着起哄。

“不可能。”黄少天摇摇头,“我这个人不招美女的——喻文州?”

“还在工作?”喻文州笑着看他,“眼镜不错。”

“你怎么来了?”黄少天手忙脚乱地站起来,差点被耳机线绊倒,说话都结巴起来,“我。我——”

“你怎么了?”

“我没怎么。”黄少天摘下耳机和眼镜,“好了,说吧。”

“没什么,一起吃饭吗?”喻文州说。

“喻文州先生,你最好收敛一下你的行为,比如你站在我办公室门口的姿势,”黄少天一本正经地说,“……反正你正经点。”

喻文州觉得莫名奇妙:“我哪里不正经了?”

“从眼神到表情,到衣服,再到姿势,再到语言!”黄少天指指点点,“我还没和你和好,我们现在是普通朋友关系。”

“好吧。”喻文州举起手以示清白,“黄少天先生,那我能不能邀请你中午和我一起吃饭?”

“你买单?”黄少天眼睛贼溜溜的。

“好,我买单。”喻文州点头。

“勉强可以。”黄少天说,“等我五分钟,对,站在这里不要动,定!保持安全距离,我要回个邮件。”

黄少天低着头嘟囔:“我是不会被轻易追到的。”

喻文州摊手,笑着摇头。

黄少天突然抬头:“我后天要去德国出差……两周。”

“两周还好。”

“然后直接去波兰。”黄少天又追加了一句,“还是两周。”

喻文州:“……好,一个月。”

“欧洲帅哥很多的。”黄少天继续说,“金发碧眼,肌肉强健,举手投足风流有趣,都是我喜欢的类型。”

“世界上还有比我更适合你的类型?”

“有!!”黄少天反驳,“肯定会有的,只是有待发掘,我出国好好发掘一下,等再回国的时候,你就可以看到我找没找到,到时候,哼……”

喻文州笑着看他:“好吧,那我只能再努力一点。”

“努力什么?”黄少天警惕地看着他。

“叔叔下周要来B市开一个学术会议,本来他是想找你陪他的,也准备住在你那里,那看来没办法,只能我全程接待了。”喻文州若有所思,“听说阿姨也会来……”

黄少天当时就炸了:“喻文州!这事我怎么不知道?”

“我怎么会知道,叔叔说,昨天打你电话没人接。”喻文州也有点好奇,“所以你昨天为什么不接电话?”

黄少天:“…………还不是都怪你!”

吃饭的时候黄少天一直拼命甩锅喻文州,喻文州虽然没搞懂为什么黄少天不接电话,但是还是乖乖把锅收了。

“后天就走?我送你吧。”

“哦。”黄少天坐在副驾驶,看着窗外,“然后我就走了……你搬回来住吧。”

“嗯?”

“你别动我的飞镖就行了。”黄少天说,“等我回来我还要继续玩的。”

“好啊。”喻文州笑了笑,“保证不动。”

“你笑什么?有什么可笑的?”黄少天觉得喻文州的笑很诡异,让他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,“喂喂喂你看你又笑了,你到底笑什么?”

“没什么。”喻文州摇摇头,“我晚上来接你?”

黄少天想了想:“勉强可以。”

“好,谢谢你的勉强。”喻文州打趣他。

 

早上的机场空荡荡,大厅里几乎都没什么人,黄少天没睡醒,靠在长椅上还在继续睡,看起来困得不行,喻文州帮他办了托运,然后买了简单的早饭。

“我真的好困。”黄少天揉着太阳穴,“我已经很久没这么困过了。”

“昨天睡太晚了?”喻文州问。

“九点半。”黄少天有气无力说。

喻文州:“……”

九点半,喻文州刚刚才从公司加班下班。而黄少天已经睡着了,他早上五点半开车在楼下等他,也就是说黄少天已经足足睡了八个小时,但是还是困得睁不开眼,恨不得拿地面当席梦思。

“醒醒。”喻文州拍了拍黄少天的侧脸。

“不要和我说话……”

喻文州想了想,抬手一挡视线,低头亲在黄少天的侧脸。

黄少天立刻醒了:“???”

而喻文州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低头看着手机,头也不抬地把最后一口早饭送到他嘴边:“时间到了,快要登机了,快去吧。”

“等我回来和你算账。”黄少天揉了揉脸,嘟囔着。

 

一个月的时间,说长不长,说短不短,喻文州的工作交接恰好需要一个月,他请很多同事吃了饭,王杰希也问了他,觉得这样就放弃在B市已经很安稳的工作会不会太草率,毕竟一份工作不简单是一份薪水这么简单,还有人脉和人情在,方方面面,到一个新的地方都需要重新积累。

“我也不知道。”喻文州摇了摇头,“但很多事情,如果现在就能知道结论,那接下来的日子岂不是很没有劲头?”

“你现在说话,像一个诗人一样。”王杰希想了想,最终艰难地想了一个形容。

喻文州笑起来:“那很好啊。”

黄少天回来的日期提前了两天,喻文州没有得到消息,那天正好是周末,他在家下厨,等着汤的时候在书房看黄少天投过的飞镖,突然很想恶作剧似的做点小动作,可是他还没来得及作案,就听到门口有钥匙的声响。

“我就知道你要动我的飞镖!”黄少天一进来就发现喻文州想要做什么,立刻一蹦三尺高。

喻文州被抓了个正着,人赃并获,他转过身,笑了笑,冲黄少天张开双臂。

迎接他的是万尺阳光。

 

有人说,你喜欢一个人,就像喜欢富士山。你可以看到它,但是不能搬走它。你有什么方法可以移动一座富士山,回答是,你自己走过去。爱情也如此,逛过就已经足够。

其实你可以留下,住在富士山的脚下。他不能移动,所有人欣赏他,赞叹他,在他身边来来去去,却没有人留下。他是那么孤独,你可以陪他看樱花飞舞,陪他看日升月落。

他只是一座休眠的活火山啊,是谁说他心如死灰?

 

END

 

 

你喜欢一个人,就像喜欢富士山。你可以看到它,但是不能搬走它。你有什么方法可以移动一座富士山,回答是,你自己走过去。爱情也如此,逛过就已经足够。——林夕


评论
热度(1511)

fteak

© 诡衔窃辔 | Powered by LOFTER